丹寨县人民法院

http://danzhai.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从该案谈当事人达成赔偿协议后能否反悔

发布时间:2016-11-28    

 

从该案谈当事人达成赔偿协议后能否反悔

                  姚元美

【案情简介】

2016年4月某日上午十时许,杨某在上班途中,途经某镇中学路段与驾驶农用车的李某相遇,因该车辆后门未关紧,导致杨某被车门撞伤。杨某受伤后于当日入住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11天。经医院诊断为:1、颅脑外伤,右侧颞顶骨及颧骨骨折;2、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3、脑萎缩。李某支付了杨某在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全部医疗费用后,于同年4月22日与原告及其亲属就该次事故达成一份《协议》,协议序言载明,因乙方(李某)驾车撞伤甲方(杨某)一事,就后续治疗及其它费用达成如下协议:一、乙方一次性赔偿甲方伍万元。二、甲方在获得全额赔偿金额后,不再要求乙方承担任何责任。三、甲乙双方均应遵守上述赔付协议,双方签字盖章生效。另约定,2016年4月23日乙方付甲方人民币壹万元,余下肆万元于2017年4月23日前付清。协议签订后,李某翻悔,杨某于2016年5月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由被告李某按双方签订的《协议》赔偿原告杨某50000元及另增加营养费10000元、护理费2000元、误工费2000元、精神抚慰金30000元,共计94000元。

被告李某应诉后认为,双方达成的协议是基于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损害,而协议无具体的赔偿事项和内容,签订协议当时无法预知损害后果,被告系迫于原告家属压力所签,不是被告本人的真实意思,故不愿继续按协议履行付款义务。事故发生后,被告李某不但全额支付了原告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4000余元,且其妻和岳母也一直在医院照顾和护理原告杨某,承担了原告住院期间的生活开支。现原告请求支付营养费没有医院出具的证明或意见,原告所受之伤属于轻微伤范围,无需特别加强营养,同时原告的伤情达不到伤残等级,故不同意原告要求支付营养费、护理费、精神抚慰金的请求,仅同意支付原告误工费2000元。

案件评析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主要涉及到以下几个焦点问题。

一、 如何认定道路交通事故案件中赔偿协议的效力?

双方当事人达成赔偿协议后能反悔吗?

一般来说,只要当事人具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经过平等协商自愿达成赔偿协议,并且该协议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损害公共利益的,该赔偿协议就应该是有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对于当事人之间达成的赔偿协议,争议最多的是协议是否部分无效和可撤销。实践中,当事人尤以重大误解和显失公平要求重新获赔之案件为多。重大误解是从意思表示而言,即在签订协议时当事人因某种原因对事态的判断出现失误,在抱有重大误解的心态下签订的协议,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显失公平则主要是从损害后果而言,也就是说被侵害的当事人的实际损失远远超过预期损失,并且这种利益差超过法律允许的限度时,其可以显失公平为由申请法院撤销。本案原告的诉讼请求涉及合同之诉与侵权之诉两个法律关系。原告诉请要求被告李某赔偿50000元是基于双方签订的协议,而另增加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精神抚慰金44000元的诉请,源于被告未履行双方签订的协议。那么,本案原告新增的各项赔偿项目是否合法?被告以双方签订的协议显失公平为由进行抗辩,法院是否应采信? 

我个人认为,首先,判断是否显失公平应考虑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不仅要看签订合同时受害方是否因缺乏经验、技能等,对行为的内容是否缺乏正当认识能力。其次、还要看协议是否造成实际损失和预期损失的巨大差异。如果损失差距不大,或者当事人订立协议时对自己的行为及后果已有清楚的认识,则不能请求撤销或变更协议;反之,则可请求撤销或变更。本案原告的诉讼请求涉及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即合同之诉与侵权之诉。原告杨某没有证据证明其因被告李某的侵权行为给其造成的实际损失与签订协议时的预期损失存在巨大差异,原告另行要求增加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精神抚慰金等,仅源于被告未履约,故原告要求另行增加的赔偿项目不应支持。第三、被告在无证据证明签订协议时存在重大误解及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合同无效的任一情形的情况下,以双方签订的协议显失公平为由进行抗辩,于法无据,法院亦不应采信。原、被告双方均系完全民事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应当有正确的认知和判断,故对于经双方签订的协议不能以有利于自身利益的前提下随意变更。

二、对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引发的赔偿协议应如何处理呢?

对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赔偿协议的处理,本人认为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考虑:

(一)、从当事人在签订协议时是否将可能出现残疾的因素考虑在内。遭受交通事故并造成身体损害后果,可能构成残疾,应当为交通事故赔偿协议考虑的主要内容,除非受害人当时的伤情显著轻微。伤势无需治疗或治疗中医生也告知轻微受损,医疗费极少等。如当事人在签订协议时,已将受害方可能出现的后续治疗及其他因素考虑在内一并解决,受害方的诉讼请求就不应得到保护;反之就应得到保护。                                                 

(二)、从协议约定的赔偿款中看,是否已从某个角度考虑了将来可能出现新伤情的因素。道路交通事故发生后,有些侵害人为了避免以后和受害人再发生赔偿纠纷,往往会在签订赔偿协议时放宽赔偿标准,或者另行给付一次性后续赔偿款,以求“今后无涉”。在这种情况下签订的调解协议,也应当认为受害人已对今后发生任何事情有充分考虑,并愿意接受今后可能发现新伤情得不到另外赔偿的风险;同时侵害人也不得随意悔约,而不按约定履行义务。该种协议签订时虽然存在“风险和利益”并存的情况,但当事人一旦达成合意,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反悔;反之,赔偿协议所遗漏的项目仍应赔偿。

(三)、从协议签订者是否确实存在经验和技能严重缺乏考虑在内。如果构成显失公平,签订人必须在主客观方面都有缺憾,也即不能仅仅从协议获赔款和实际应赔款之差异来确定,还要考量签订人是否确实存在经验和技能上的缺陷。这可以从当事人的认知程度、职业技能,以及是否被误导、利用等方面判断。本案中,原、被告签订协议时,均有双方亲属在场,并在协议序言中约定系就后续治疗及其他费用而达成的协议。且协议第二条明确约定,原告在获得全额赔付金额后,不再要求被告承担任何责任。由此可以看出,原、被告签订赔偿协议时,双方对原告的伤势程度已有正确的认知和预见,不存在导致原、被告在签订赔偿协议时对伤势程度存在有重大误解。从本案的客观事实和损害后果角度来讲,该协议约定是有效的。双方达成的赔偿协议中所载明的后续治疗及其他费用应包括原告在本次诉讼中的诉请项目,也就是说原告在本案中的诉请项目已包含在双方签订的协议赔偿金额内,且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协议中的赔偿数额与实际发生的损失明显差距较大。被告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协议系受到胁迫或是在违背自己的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签订,故赔偿协议应为有效,原、被告均不得反悔。

 


【上一篇】  对扶贫工作的浅谈
【下一篇】  商业银行按揭贷款保证金执行问题的浅析